长江有色金属网 > 资讯首页 > 评论分析 > 新冠疫情对锌产业的影响

新冠疫情对锌产业的影响

   来源:

年初以来,锌价持续走高,而加工费逐级走低,矿山企业利润大幅改善,生产积极性明显提升,除冬奥会限制部分华北区域矿山生产影响外,国内疫情并未对矿山生产形成明显影响,多数省份的锌精矿产量实现稳步增长。

年初以来,锌价持续走高,而加工费逐级走低,矿山企业利润大幅改善,生产积极性明显提升,除冬奥会限制部分华北区域矿山生产影响外,国内疫情并未对矿山生产形成明显影响,多数省份的锌精矿产量实现稳步增长。

据安泰科数据,2022年1-3月份,中国锌精矿产量已恢复至疫前水平,累计产量达86.3万吨,同比增长5.6%。但毕竟国内自给原料无法满足需求,30%对外依存的精矿需求量持续牵制着国内原料保供形势。近三个月以来,锌沪伦比值屡破新低,修复缓慢,锌精矿进口亏损一度达到3100元/吨,创下历史新高,叠加周边俄罗斯、蒙古和缅甸等国家因疫情对跨境精矿物流运输干扰,锌精矿进口量持续处于低位,据海关数据,2022年1-3月累计进口锌精矿95.0万吨实物量,累计同比减少8.7%。经过一个季度的库存消耗,大部分冶炼厂原料库存保障都突破了警戒水平,短期内,因疫情等因素拖延原料运输的情况仍时有发生。

多重干扰之下,冶炼开工率受抑制。全国各地疫情散发,冶炼生产的稳定性受到干扰。除原料供应不足及原料物流运输的受阻外,辅料及系统耗材配件的保供问题也尤为突出,如陕西某冶炼厂硫酸系统检修期间,某关键设备在张家口因疫情防控而长时间滞留,冶炼厂不得不将复产时间一再推迟;此外,春节后原计划复产的部分企业(中小企业为主)也推迟了复产时间。根据安泰科统计,2022年1-3月主要企业锌及锌合金产量同比下降1.6%至131.4万吨,其中,广西、陕西、四川、湖南减量较为突出,并且随着此消彼长的疫情造成的区域性封闭,原辅料供应接续不足、硫酸胀库等问题可能仍然形成持续干扰,出于应对风险的考虑,部分冶炼厂继续提前开启检修或下调开工率。

下游订单减量明显,社会库存累库持续时间已超过2020年同期。年初以来,大宗商品价格高位震荡,沪锌触及自2007年以来的高位28995元/吨,下游行业成本压力加大,多地区下游企业的原料和产品运输不畅,运输成本居高不下,成品运费上涨1-2倍不等,在原料成本抬升而成品价格上涨受阻,叠加环保及疫情的双重打击下,下游企业普遍下调开工率。华北、华东、华南三大消费集散地都经历了不止一轮疫情,其中,河北邯郸、唐山等部分钢厂集中的地区因疫情封城,影响热镀合金的运输和订单销售,华南、华东部分地区受到疫情和出口下滑的双重压力,压铸合金订单减量也十分明显。

据不完全统计,年初以来,国内锌锭社会库存总体呈现累库态势,4月份前后本是传统的消费旺季,而截至4月末的库存趋势显然未能反映任何旺季特征。锌锭社会库存自2月份达到25万吨之后,始终居高难下,虽4月份以来增势放缓,但其中包含了供应减少、物流受阻导致的在途和中间环节库存增加等多方面的因素。总体估算,全社会口径的锌锭库存不少于30万吨,处于近5年的高位水平,且累库持续的时长已经超越了2020年疫情初期。

近期国家层面推出加强基础设施建设、确保物流畅通、支持完善房地产政策等多项措施,对消费的刺激效应会逐步显现,且随着物流运输的不断好转,国内锌消费或将迎来复苏,但高价格的传导仍然不会太流畅,消费旺季缺失的部分订单,尤其是下游出口订单的弥补难度很大,预计消费复苏节奏会比较拖沓,库存显著消化仍需要时间。

总体来看,疫情对锌产业链的影响趋弱,供需两弱的局面将逐步得到缓慢改善。

【免责声明】:凡注明文章来源为“长江有色金属网”的文章,均为长江有色金属网原创,版权归本网站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。凡本网注明来源:“XXX(非长江有色金属网)”的文章,均转载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及其公司所有。本站已尽可能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标注,若有疏忽造成漏登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,立即更正或删除有关内容。本网站所发布的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