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江有色金属网 > 资讯首页 > 行业要闻 > 特斯拉出口新车装船出港 上海汽车业复工复产进行时

特斯拉出口新车装船出港 上海汽车业复工复产进行时

   来源:

5月11日凌晨5点半,一艘名为“格罗壮丽”(GLOVIS SPLENDOR)的滚装轮船从上海南港码头出发,开始远航。

5月11日凌晨5点半,一艘名为“格罗壮丽”(GLOVIS SPLENDOR)的滚装轮船从上海南港码头出发,开始远航。

装载着4767辆特斯拉电动汽车,这艘船正全速驶向斯洛文尼亚科佩尔港。据称,这是特斯拉上海工厂自4月19日恢复生产以来首批整船出口的电动汽车。

特斯拉着急出口。据《解放日报》援引洋山海关物流监控五科科长何冬安的描述:“昨天下午,车子刚下产线,便赶紧装船。”海关也给予了便利,根据要求,出口企业应提前24小时完成装船并申报,但这次特斯拉的流程提前了至少半天。

上海工厂是特斯拉当前产量最高的两个生产基地之一,在这里生产的汽车,不但要在国内交付,还要向海外供应。按照惯例,每个季度的前两个月,上海工厂的新车都主要用于出口,现在轮船驶出,特斯拉的复工复产也算补上了最后一块“拼图”。

上海汽车业的复工复产初见成效。上海市浦东新区副区长吴强此前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称,自4月19日复工复产至4月30日共12天内,特斯拉已经下线了1万辆整车。

其他车企的产能也或多或少恢复了。5月11日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上汽集团处了解到,临港乘用车基地自4月19日开启复工复产压力测试以来,截至5月9日,已有包括智己、飞凡、荣威、MG名爵四个品牌在内的3500余辆整车陆续下线。

这背后,零部件供应商是汽车产业链不可或缺的一环。20余天的摸索中,各级零部件供应商也纷纷复工复产,产业链各个环节的微小“齿轮”,都在慢慢运转起来。

更多供应商恢复生产
整车厂复工复产,上游零部件供应商也要“动”起来,这样才能保证生产节拍不被中断。

在复工复产之初,特斯拉就曾表态,要加强产业链供应链配套协调,同步推动100多家长三角供应商,尤其是上海市的供应商同步复工复产,确保一旦启动能够实现连续生产。

上汽乘用车一位内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临港生产基地除了自身复工复产之外,也密切关注着供应链的情况。在复工复产压力测试早期,上汽就排摸了400多家供应商的产能、库存、原材料等信息,随着复工复产持续推进,上汽还在尽可能协助下级供应商加快流程推进防疫复产的工作。

上海上标汽车紧固件有限公司(下称“上标汽车”)就是在车企协助下复工复产的供应商之一。它给上汽大众、上汽通用、特斯拉等多家车企供货,5月2日获得嘉定区疫情防控办的复工批准,首批48名员工率先到达工作岗位,企业在静默两天后复产。

除了车企,一些大型零部件供应商也在带动更多产业链企业复工复产。5月10日,博世中国总裁陈玉东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,目前博世大约有75%的直接供应商已经复工复产,其余的正在逐步恢复之中。

“博世拉了一份(有)上百家企业的名单,包含约40多家受影响的直接供应商,还有间接的二级、三级供应商。我们将这个名单与政府积极进行保供的沟通,各级政府也非常帮忙,帮助了很多企业复工复产。”陈玉东表示。

在各方的推动之下,一些暂时未能进入复工复产“白名单”的企业也已经恢复生产。

4月16日发布的上海市第一批复工复产企业“白名单”中,其实就有不少汽车供应链企业,早在4月底,这些企业的复产率已经超过80%;日前,第二批复工复产企业“白名单”也已发布,同样有不少汽车供应链企业。

协助供应链企业进入“白名单”本身就是推动供应商复工复产的流程之一。但是,汽车零部件众多,供应商数量庞杂,很多没有及时进入“白名单”的企业,生产任务也相当紧急。

产能有待全面恢复

但不可否认的是,当前汽车业的产能恢复依然不足。

以特斯拉、上汽乘用车为例,特斯拉5月上旬达到了每天1000辆左右的产出,只有之前一半多的水平;上汽乘用车则表示,计划采取单班工作制,但即便如此,还是存在不少挑战和不确定性。

值得一提的是,5月10日有媒体报道称,由于供应问题,特斯拉上海工厂已再一次暂停生产。截至目前,特斯拉未对该事项进行正面回应。

产能恢复不足是全产业链面临的现状。陈玉东坦言,博世的工厂尽管都在生产运营之中,但达产的程度并不乐观——不同产品、不同工厂的情况不一样,整体而言,产能大约恢复了30%-75%。

上述紧固件供应商上标汽车也是类似的情况。企业执行副总经理郭权在接受嘉定区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,“昨天(5月10日)一天的日产量是12吨,相比原先30吨的日产量还是有些差距。”

上游的汽车供应链尚没有完全恢复,这是影响满产的重要原因之一。陈玉东表示,博世的很多供应商没有停止运作,但产能也不足,这就使得他们的一些工厂无法达到100%的产出。而这个现状背后,是更多更上游的供应链企业没有复工。

“汽车有很长的产业链,不止有像博世这样的供应商以及他们的一级供应商,还有更多供应商的下级供应商,都需要恢复生产。”陈玉东指出,供应链,如果不形成“链”,最终无法产出产品,例如,一个涂层的供应商,如果它不复工进行涂层,下一道工序就无法进行。

对此,陈玉东呼吁,有条件的企业,在安全的情况下,如果愿意做闭环生产,政府应尽量批准,“希望供应链能够打通”。

物流仍需畅通

特斯拉整车出口恢复,商品车入出境关口也比之前畅通。据统计,4月1日至5月10日,上海南港码头累计靠泊内外贸滚装船46艘次,累计中转、进出口各类车辆2.96万辆。

在物流运输方面,特斯拉表示,随着上海疫情的逐步好转和复工复产的稳步推进,特斯拉在相关政府部门的领导下,在国家联防联控机制的推动下,经浙江省、江苏省、上海市全力协同,长三角区域的物流保障工作持续“回血”。

但是整体而言,物流运输仍需畅通。上述上汽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生产恢复最大的不确定性就来自于供应链畅通及物流保障方面。

当前,物流运输也是影响产业链上各企业复工复产效率的因素之一。上标汽车方面就表示,他们暂时还是利用库存的600吨成品来满足一些紧急订单的需求,上海工厂甚至都不太方便进行原材料的接收。

他们当然也想了一些办法。据介绍,这几天其正积极通过上汽集团的协助,办理前往昆山分厂的通行证,再以昆山分厂作为中转点,实现与外省合作供应商之间点对点的运输,以此保证原材料的供应以及一些半成品再加工的回收。

5月11日下午,国新办举行全力做好物流保通保畅工作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,交通运输部安全总监李国平表示,经过各地各部门的共同努力,全国高速公路关闭关停收费站和服务区迅速得到了恢复运行,公路“大动脉”被打通,下一步将进一步优化完善相关措施,紧盯普通国省干线和农村公路,加强运行监测和问题处置,确保“微循环”的畅通。

【免责声明】:凡注明文章来源为“长江有色金属网”的文章,均为长江有色金属网原创,版权归本网站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。凡本网注明来源:“XXX(非长江有色金属网)”的文章,均转载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及其公司所有。本站已尽可能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标注,若有疏忽造成漏登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,立即更正或删除有关内容。本网站所发布的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。

特斯拉 上海汽车业 复工复产